微信关注

扫描关注官方微信

实时关注官方活动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>>文章分类
春风呜咽的太行山

下车后,我背起行囊,沿着蜿蜒的山路拾级而上。不一会儿,就已大汗淋漓,气喘吁吁,嘴巴张得大大的,只有喘气的份儿。行至滴水寨,山势开始变得峥嵘,到处怪石嶙峋。举首仰望,危崖绝壁直刺苍穹,绝壁以下则是乱石堆积的缓坡,显然是山体崩裂坍塌所致。又攀过一段坡陡弯急的盘路,翻过山囗,眼前豁然开朗,俯瞰谷壑幽深,远眺群峰逶迤。或许是留恋此处美景,或许已饥肠辘辘,至此盘桓打转,踟躇不前,于是席地而坐,打开行囊取出美食,一边欣赏美景,一边大快朵颐。打尖过后,直奔王莽岭。
  群峰簇拥的王莽岭,该是造物主挥舞丹青妙笔的地方吧?大自然以其鬼斧神工,纵横恣肆,给世人带来了一个震撼心魄的莫大惊喜。那千姿百态的奇峰怪岭,竟如此突兀地在大地上凌空而起,有的象跃马横刀的武将;有的似昂首报晓的金鸡;有的壁薄如削,如孔雀开屏;有的千层万页,似卷帙浩繁。山谷薄雾弥漫,群峰若隐若现,宛若置身仙境,大有虚无缥缈之感。从王莽岭下到南马鞍,一路如行画中。
  南马鞍,这个深藏在大山褶皱里的小村庄,再次让人领略了大自然的钟灵毓秀。它不仅被绝壁丹崖所环抱,更有一条幽深绵长的神龙大峡谷伸向远方。户外群峰秀,门前一壑幽,这是一个集大美于一身的惊世骇俗的小地方。
  4月5日,由于经不住大峡谷的诱惑,临时改变路线,决定循峡谷行进。我紧抓扶手,沿陡峭的石阶缓缓下到谷底。如果说此前的太行山还是一位未曾出阁的羞怯少女,半遮半掩,偶露芳容的话,那么深入峡谷之后,她终于撩开了神奇的面纱,一展沉鱼落雁之容。谷内奇石异峰,飞泉流瀑,一步一景,步移景换,雄浑而不失清秀,粗犷中蕴含着典雅。
  出峡谷,至小双,环顾四野,金黄的连翘、翠绿的杨柳、雪白的杏花,点缀在丹崖之下,色彩斑斓,相映成趣。过南坪,越山涧,又踏入另一个梦幻般的世界——丹分沟。从谷囗进入,渐行渐幽,郁郁层峦夹岸青,春溪流水去无声。行至龙潭飞瀑,只能借栈道而行,置身幽谷深壑,倏然忘于尘世。
  下午,向最后一个目的地郭亮进发。行至水磨,弃大路抄小道上山。远望绝壁之上的天窗,足以让人叹为观止;走上挂壁公路,俯视脚下渊深万丈,眺望对岸壁立千仞,心中不禁涌起惊涛骇浪。这巧夺天工的人间杰作,竟然出自13名壮士之手。遥想当年,场面是何等惊心动魄!出于对郭亮人的感佩之情,谨赋拙诗一首,“群山众壑赴太行,道艰途险数郭亮,千锤万击开天路,一代功业万世扬。”
  4月6日上午,先游喊泉,后走天梯。众人皆言天梯极险不可行,我先是一惊,继而心想:“千里迢迢,所为何来?”遂鼓足勇气,走到断崖边,探头一瞧,眼前一阵晕眩。只见一挂石梯依断壁呈“之”字形盘旋而下,似蛟龙探海,寒气逼人!我倒抽一口凉气,战战兢兢,终未敢行。一扭身,见旁边有一冷饮摊,此时正口干舌燥,便趋前买了一瓶矿泉水,坐下来便喝便与卖冷饮的老大爷闲聊。交谈中得知山上已经退耕还林,村民无地可种,每人每年只能得200斤小麦的补贴,折价140元,除此之外,别无收入。我问道:“山上开了那么多饭店旅馆,村民还能不富?”老大爷一咧嘴:“那都是村干部开的。”我又问:“郭亮洞是村民自己掏的,天梯也是村民自已搭的,现在都成了景点,进郭亮的门票就要60元一张,难道就不给村民分成吗?”老大爷顿了顿,带着满脸的疑问打量了我好一会,才神情黯然地说:“分成?什么分成哪?俺可从来没有听说过。”看着老人啪嗒啪嗒地吸着旱烟袋,脸上的褶子就象山里的核桃一样皱着,花白的胡须随着烟雾的吞吐而不停地抖动,还时不时咳嗽几声。我一时默然无语,丝丝酸楚袭上心头。我望了一眼脚下的天梯,这条当年村民下山的唯一通道,狭窄而陡峭,已废弃多年,可是恍惚中我看到许多村民正弯腰驼背,攀爬在天梯上,摩肩接踵,不绝于途。猛然间,一阵山风送来了远处汽车喇叭的鸣叫声,那是穿梭于宽阔的挂壁公路上的汽车传来的。这刺耳的声音夹杂在呼呼作响的风中,呜呜咽咽,如泣如诉。当我慢慢抬起头,再次端详老人饱经风霜的脸时,那满脸深深的皱纹,顷刻间幻化成太行山纵横的沟壑,那呜咽的春风就在千山万壑间鼓荡。
 

E-mail订阅最新印品资讯

> 经典的毕业纪念册留言4

高中时不得了,那么紧张的备考时

24

Sep

> 周年聚会纪念册个人留言

时间,只会冲淡画面,但不会抹去

25

Sep

> 88级同学通讯纪念册 卷首语

这又是一本纪念册,是我们共同走

25

Sep

 
15806002006